伊姆兰·哈立德:西亚和中东国家为何不肯跟着美国一同反华?

伊姆兰·哈立德:西亚和中东国家为何不肯跟着美国一同反华?

【文/伊姆兰·哈立德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p>\n

树立\”I2U2\”(该安排称号由其成员国印度India、以色列Israel、阿拉伯联合酋长国the United Arab Emirate和美国the United States的国名首字母组成)同伴关系的主意,听说源于上一年10月由阿联酋大使在其华盛顿官邸举办的一次非正式交际集会。<\/p>\n

其时没人想到,一次简略的餐会竟最终会造出一个新的交际东西,协助华盛顿抗衡我国在中东和西亚的影响力。<\/p>\n

可是,在短短几个月内,I2U2作为一个重要的世界沙龙就已成型。对美国交际来说,这一集团(成心标榜为西亚的\”四方机制\”)的战略重要性能够从美国总统乔•拜登最近的中东之行中看出来,其时他特别找时刻来举办了这个安排的第一次会议。<\/p>\n

该安排成员国的领导人并未整体参与参会。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和阿联酋总统谢赫•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以线上办法与会,拜登和以色列总理亚伊尔•拉皮德则在耶路撒冷掌管。<\/p>\n

<\/p>\n

印以阿美四国举办第一次I2U2会议<\/span><\/p>\n

美国正在进行一项异乎寻常的言无不尽,表面上是鼓舞各国一起出资我们都感爱好的范畴–水资源、动力、交通、太空、医疗和粮食安全。<\/p>\n

但即便大略阅读一下I2U2的议程和作业范围也会发现拜登政府正在故意筹建和出资这个沙龙,以抗衡我国在该区域日益增长的影响力。<\/p>\n

建立这个新安排(各成员国都不相邻)表面上是为了应对逐步加重的全球经济和政治危险。但实践却是拜登政府的对华遏止战略中又新增了一个交际手法。<\/p>\n

美国决策者的窘境在于,在印度-太平洋区域和中东区域,我国正日益被视为牢靠的交易同伴,而美国则被视为\”维护伞\”的提供者(虽然有点不牢靠),其巨大的军械工业滋养着全球的热门区域。<\/p>\n

这也许是华盛顿和北京在全球长时间愿景和各自品牌形象方面的首要差异。<\/p>\n

长时间以来,美国决策者一向将军事援助和维护作为美国交际的共同卖点,而我国则一向将基础设施建造和融资作为其交际方针的首要东西,以增强其全球影响力。<\/p>\n

此前的美国政府如同没有从这一点中汲取任何经验。在慢了一拍后,拜登如同正试图仿效我国的基础设施开发方针,经过I2U2将地缘经济归入美国的中东和西亚战略。<\/p>\n

欧盟最近方案大规模出资其他区域的基础设施,为了应对我国的\”一带一路\”建议,拜登政府或许也从欧盟的方案中汲取了创意。<\/p>\n

毫无疑问,拜登此次中东之行的首要作业便是招集盟友协助美国敌对北京。<\/p>\n

拜登7月9日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透露了他中东之行的底子动机,坚称华盛顿有必要从头定位自己,以\”逾越我国,并尽力安稳这一重要区域\”。<\/p>\n

<\/p>\n

拜登与中东、西亚国家领袖举办会议<\/span><\/p>\n

因而,看到拜登在行程中高度重视\”我国要素\”也就家常便饭了。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都与我国有着亲近且不断深化的交易联络,因而它们都受到了拜登的特别重视。<\/p>\n

可是,不管拜登有何意图,他明显都忽视了该区域正在呈现的地缘政治、经济实际。他或许期望像他的大多数上一任相同,造势创立一个反华沙龙。<\/p>\n

但不幸的是,招待他的利雅得和阿布扎比东道主都对此类联盟不感爱好,拜登在未能赢得任何安全或更多石油许诺的情况下被逼回国。他的反伊朗言辞也相同没有勾起任何人的爱好。<\/p>\n

拜登政府如同没有意识到,印太和中东国家已越来越讨厌任何方式的反华新暗斗。<\/p>\n

一起,这也突显出拜登政府急于出台自己版别的对华遏止方针。在6月底举办的马德里北约峰会上,我国初次在北约战略概念中成为\”要挟欧洲-大西洋安全的系统性应战\”。这一战略概念确立了北约未来10年的战略。<\/p>\n

美国决策者没有寻求更具建造性的办法,而是坚持陈腐的遏止我国方针。在当时的全球权利架构下,这种死板的思想已不再可行。<\/p>\n

在全世界,各国越来越讨厌逐步加重的南北极敌对局势。自暗斗完毕以来,全球权利架构发生了巨大变化。拜登需求承受力气平衡的新实际。这种平衡更多地根据合作和开展,而不是无休无止的敌对。<\/p>\n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香港《南华早报》)<\/p>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