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名校副教授:对发生在布查的事并不惊讶!最糟糕的或尚未发生!

俄名校副教授:对发生在布查的事并不惊讶!最糟糕的或尚未发生!

到目前为止,本人自2月24日以来,主要是和大家介绍英美国家的一些专家如何解读目前正在乌克兰发生的一切。只介绍过一位俄罗斯人:一位俄罗斯前外长。

今日,终于又有机会让大家和我来认识另一位俄罗斯人。

01 到底是谁?

这位俄罗斯人名叫格里高利·鲍里索维奇·尤丁(Grigory Borishovich Yudin),也被称为格雷格·尤丁(Greg Yudin)。后面一个名字是他在发文章时署名时用的。

互联网上公开资料显示:他是俄罗斯的一位政治学家和社会学家,也是俄罗斯舆论和民意参数图片)调查方面的专家。 他是多家媒体的撰稿人。

相关推特账户介绍页面截图

但是,根据他本人在2022年2月才注册的推特账户介绍页面,他是莫斯科社会和经济科学学院(Moscow School of Social and Economic Sciences)政治哲学(系?课程?)的负责人。

经查,他是俄罗斯高等经济大学(HSE University)的副教授。他任教的这所大学是欧洲一所顶尖公立综合高等院校,强势专业有经济管理、数学、计算机科学和社会科学,在欧洲学术界有着重要影响,为俄罗斯与全世界培养了众多精英人才,现如今该校已发展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学术中心,以其卓越的教育质量和领先的科研水平跻身世界一流综合性大学之列,被誉为“东欧智库”。

俄罗斯高等经济大学官网截图(访问时间:北京时间2022年4月4日18时30分)

本人真是孤陋寡闻,到今天才知道有这么一所大学。我在该校官网上查到了他的介绍页面(见下面的截图)。他是该校社会科学学院、社会学学院、经济社会学系的副教授,而且自从2007年以来一直在该校任教。

相关页面截图

我之所以做这些查证,就是确认他的真实身份。所以,综合推特上的图片和官网上的图片,我的鉴定结果是:推特上这个账户名为Greg Yudin的这个人和在俄罗斯高等经济大学任教的Greg Yudin是同一个人。

02 就乌克兰基辅郊区布查镇那儿发生的事儿发声

北京时间4月3日19点多,他在推特上发了一个主题帖。重点讲了讲他对乌克兰方面声称的、和多家西方媒体报道的、发生在基辅郊区布查镇的一些事情的看法。

在第一条推文中,他明确表示,他对这些事情不感到惊讶。他这样写道:“很遗憾的是,我对布查占领区的暴行并不感到惊讶。人们倾向于低估的一件事是:俄罗斯建立起来的为这场战争辩护的叙事。对于大多数观察者来说,这听起来很奇怪,以至于很容易被一笔勾销。但它起作用了。一个主题帖 1/11。”

接着,他重点讲述了他所说的“叙事”:“普京从战争初期开始的叙述集中在乌克兰的‘去纳粹化’上。纳粹主义在俄罗斯(就像其他任何地方一样)被理解为绝对的邪恶。然而,它被视为一种外部邪恶,从定义上来说,俄罗斯是没有纳粹主义的(我们打败了它!) 2/11。”

“由此可见,纳粹主义是一个外部敌人,应该不惜一切代价予以摧毁。最初的观点是:纳粹在乌克兰夺取了政权,而普通的乌克兰人只是某种俄罗斯人,他们对自己的身份有愚蠢的想法和(说着一种)荒谬可笑的语言 3/11。”

“这意味着‘去纳粹化’可以通过政权更迭来完成,乌克兰人应该得到解放。显然,当乌克兰人开始勇敢地反抗时,这种构想就失败了。由此得出一个自然的结论:乌克兰人被纳粹主义深深感染 4/11。”

“因此,解放意味着净化。我对此进行了扩展:5/11。”

他附上了他的另外一条早先发的推文。推文的内容是:“在某个时候,我意识到俄罗斯以外的许多人不了解现在(俄罗斯)正在发生什么样的巨大转变。 AK 采访中的几点观察(也有德语版本)。”

他接着说:“这正是官方发言人的信息最近所发生的变化。玛格丽塔·西蒙尼安(Margarita Simonyan)正是在这里说的:我们低估了纳粹主义在乌克兰社会中的渗透程度。现在解放意味着净化 6/11。”然后贴出了一个相关视频的链接。

在讲完这个“为战争辩护的叙事”之后,他接着讲了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在他看来,接受了这一“叙事”的俄罗斯官兵在乌克兰的行为会受到影响。他这样写道:“这会影响地面部队的行动选择。想象一下:你是一名占领乌克兰城市的俄罗斯士兵(我知道这是一个不愉快的实验)。在与当地人口打交道时,您会使用哪些分类和区别(来对待他们)? 7/11 。

然后,他自己这样回答道:“(作为一个俄罗斯士兵的)你的基本理论是:这是一块被纳粹占领的土地,你来这里是为了解放它。显然,纳粹分子会抵抗;那些抵抗的是纳粹分子。您的主要任务是将纳粹分子与贫穷的乌克兰人分开,并使城市远离纳粹主义 8/11。”

为了让人们更好地理解这一点,他接着写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已经看到在马里乌波尔附近有过滤营。据报道,过滤过程涉及俄罗斯境内的许多地点。这意味着过滤操作的整个概念是预先计划好的。再次,净化叙述在这里至关重要。9/11。”【据我分析,他在这里说的“purity”很可能是“purification”的笔误。所以,我在翻译时是根据我认为的字翻译的。】

在写了这么多之后,他似乎开始总结了。他这样写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严重怀疑这些暴行只是战争的放肆行为。每场战争都会激起人们最坏的一面,尤其是当指挥官是无赖的时候。然而,系统性和一致的行动更多地归因于战争被合理化的方式,而不是报复之类的影响 10/11。”

最后,他总结道:“如果你觉得这种净化逻辑实际上让人想起纳粹思想,我认为这是有道理的。我可能会单独在另一个主题帖中讨论为什么俄罗斯可能对纳粹主义没有免疫力。恐怕最糟糕的事情还没有发生。希望我错了。完”

几个小时之后,他在该主题帖后补充了这样一条推文:“增加:这正是我要说的:‘别担心。你们都很正常——这是污垢。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清洗掉你们的污垢。”还特地附上了一篇文章的链接。

有人回复他说:“为了充分理解(加)一个补充:在处决了五名乌男子中的一名后:“[俄罗斯] 指挥官对广场上的其他 [乌克兰] 人说:“别担心。你们都很正常——这是污垢。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清洗掉你们的污垢。”

回复者估计是看了他所附的链接,所以接着发推称:“该文记录了(俄罗斯士兵)对乌人民所做的一些暴行,强奸、处决乌克兰平民、对房内进行劫掠。简而言之,俄士兵的野-蛮-行-径,是因为他们被-洗-脑-的-方-式(造成的)。”

经查证,这的确是摘自所附链接中的一个情节。

结语

今日写这篇文章,纯粹是偶然。因为我偶然看到了这位俄罗斯国立经济大学的副教授所发的东西。没有别的意思,希望给大家提供另外一个视角来看待这一切。

但是,他说的这句话,似乎也有不少人表达过类似的意思:恐怕最糟糕的事情还没有发生。

我也真心地希望,他错了。(完)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