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禾董事长被调查疑云:500亿债务违约两年,暴雷后企业愈加高调

泰禾董事长被调查疑云:500亿债务违约两年,暴雷后企业愈加高调

作为率先暴雷房企之一,泰禾(000732.SZ)弥漫着浓浓奇葩味。

第一,信用债违约快两年了,将近500亿元的违约债务,至今未组建债委会,未实质上推动债务重组。

第二,企业暴雷后宣传愈加高调务虚,一边是各地项目深度烂尾,未收房业主苦不堪言;另一边企业宣传红红火火,顺利销售和复工,捷报频频。

第三,深交所针对泰禾财务报告,一而再再而三地问询,泰禾始终回避核心敏感问题,福建证监局也仅处以警示函等行政监管措施。

直到今晚,泰禾正式公告,“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黄其森先生正在协助有关机关调查”。

而在泰禾官方公众号宣传稿中,仍然夹带着私货:

“公司各项经营活动正常,公司也了解到,董事长近期可以通过适当的方式参与企业运营决策。”

按照上市公司惯例,这样的关键信息,完全可以也应该在正式公告中提及,但泰禾仍选择放在情绪稳定的宣传稿中。

黄其森被要求协助调查,看起来原因很明显。

今年1月中旬,福建证监局处罚黄其森,主要是三个问题:

未及时披露项目合作终止事项;未及时披露并表企业减资事项及其进展;对外发布的货值信息依据不充分且未在指定媒体先行发布。

第二个问题最为严重,其中涉嫌违规转移上市公司巨额资金。福建证监局处罚之前,深交所和审计师,都曾坚持不懈地追究。

2020年初,泰禾尚未债务违约,紧急预付中城建设(泰禾第一大供应商,疑似黄其森控制)工程款55亿元。

其实在此节点,泰禾对中城建设的应付账款只有19.7亿元。

到了2020年12月,泰禾和中城建设确认,当年按工程进度结算的款项只有15.48亿元,结算之后的预付工程款还高达63.8亿元。

这里要注意,年初泰禾预付55亿元工程款,到了年底预付工程款上升到了63.8亿元,所以这中间泰禾还另外追加预付了工程款。

此时的泰禾,已身陷债务违约。如果这笔资金能够回流到上市公司,对所有债权人来说是公平的,也可能成为债务重组成功“火种”。

泰禾接连秀出骚操作。

2020年最后一天,泰禾集团、嘉兴焜昱(黄其森控制)、中城建设签署三方协议,将泰禾应收中城建设的63.8亿元,与应付嘉兴焜昱的69亿元进行冲抵。

冲抵之后,泰禾还需支付给中城建设5.19亿元,这部分资金尚未支付。也就是说,泰禾提前支付给第一大供应商钱,终于找到了一个名目,在资产负债表中得到勾稽。

更为恶劣的是,这一系列交易均为“先斩后奏”,未及时对外披露。

如果没有审计师保留意见,没有监管机构问询,这笔预付款项的细枝末节,不会大白于天下。

还有一个细节。

从2019年底至2021年三季度底,泰禾手持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从114亿元下降至7亿元,这其中包含预售监管资金。

对于号称销售额上千亿的泰禾来讲,先不说预付工程款,那预售监管资金去哪儿了呢?

Author: admin